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重庆立人职业技术学校 意外穿越成恶毒女配的跟班,男主要为了女主动女配?问过我了吗

发布日期:2024-06-09 08:20    点击次数:64

1、嗯重庆立人职业技术学校,我穿越了,但身份极为离谱。

别人要么是女主,要么就是恶毒女配,唯独我拿了个极致炮灰的身份——恶毒女配的跟班!

本身成为恶毒女配就已经极为危险了,没想到自己还能叠加个死亡buff,成为恶毒女配的跟班!

只要脑子没坑,所有人第一想法肯定是要远离恶毒女配,投靠女主或者男主!

而自己就不一样了,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背叛女配。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

因为当恶毒女配的跟班实在是太爽了!!!

眼前所谓的恶毒女配鹿凌,正一脸兴奋的挑选着名贵手表,纤细的手指展示着30多万的手表,娇气道,【林林,你过来看看这手表好不好看。】

天空一声巨响,老奴闪亮登场!

我连忙屁颠屁颠的跑去狗舔,【都好看,都好看,鹿凌长得如此天生丽质,戴啥都好看!】

【那好吧,我要两款,你一个我一个,我们带同款好不好。】

【哎,好!】

一句话自己就轻轻松松又白嫖到了价值30万的手表!

在那一刻,清楚的感受到了富家女二的魅力!

也终于理解为什么总会有跟班死心塌地的跟着她去折腾女主!

因为她豪气啊!

随手一扔就是几万、几十万的礼物给你!

带你出入高级场所,带你吃带你喝,不花你一分钱,甚至心情好的时候还能给你送一栋房。

这种出手阔气、长得还极为好看的富婆你不喜欢吗?!

这不比小说里的那些喜欢哭哭啼啼白莲花女主好多了吗!

这哪是恶毒女配,分明就是我的神!

谁敢惹她,自己第一个不同意!

男主也不例外!

毕竟自己要好好的保住这摇钱树!

那第一步就应该除掉男女主!

让我的富婆女二另寻她欢,这样她心情好,自己就有礼物收,简直是稳赚不赔!

【林林,这西装好看吗?买给越郁怎么样。】

越郁,小说男主,和她是青梅竹马定亲对象,只可惜眼瞎了只看上那就会哭哭啼啼的白莲花,女配嫉恶成仇,故意针对女主,最后男主为了这白莲花甚至灭了女配全家。

按照剧情发展,越郁已经对那白莲花女主爱而不得,迁怒鹿凌,对自己家的富婆实施冷暴力。

就这,他配吗?!

【过段时间就是舞会了,送西装他应该会很喜欢吧。】

她兴奋说道。

而我尴尬的笑了笑,因为我知道越郁不可能接受,而且还有变节。

【老板,那西装服我要了。】

一声娇滴滴的嗓音落下,出现了,书中的女主。

白幽幽。

【这是我先看上的。】鹿凌冷道。

【可你没有支付,那就不是属于你的。】白幽幽理不直,气也壮。

【而且,你那么有钱,你可以买其他的,为什么一定要和我抢这一件衣服,是欺负我没钱吗。】

说的那楚楚可怜,眼眶的泪掉落,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做了天大的恶事。

2,白幽幽搞这一出,惹来了不少周围人观看。

鹿凌恼怒的咬着薄唇,优良的素质告诉她不能起冲突。

可又不甘放弃,只能是自我生闷气。

可这并不包括我,自己可没有那么良好素质,自己哪能让富婆生气,修炼多年的怼人,技术可不能丢。

【你的眼睛是装在牛粪里所以看不清?没看见是我们先来的,还是说你很喜欢抢别人的东西感觉?】

我说话极为阴阳故意上下打量着她,还来了个侮辱性的翻白眼,表情如同看到一坨屎,可把她气得脑子发昏。

【你说话不要那么难听,我只能买得起这些,不像你们那么有钱,想要买什么就可以买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刁难我?】

【你没钱你就去赚啊,怪我们有钱?我们是抢了你家里的钱?还是不让你赚钱了?还有你懂不懂什么叫做先来后到,不是你穷就有理,没实力别在这里装逼,丢脸。】

我从小性格就暴躁,见人怼人,见鬼怼鬼,对于犯贱之人都是一针见血。

现在无疑是将她那薄弱的脸面狠狠撕下,还撒了一口盐。

【你!】

白幽幽被我气红了眼,似乎瞥见了什么,眼前划过一冷,羞愤地向我们直直撞来,随后又莫名其妙的倒在地上。

就在众人一点茫然时,身后传来越郁声音【幽幽!】

鹿凌见到越郁开心的走过去,娇小的身子却被男人手臂狠的甩出去。

【鹿凌!我不是警告过你,不准动她吗?!】

【我没有。】

【那她怎么倒在地上!】

鹿凌委屈极了,她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青梅竹马的他却不相信自己。

【不要怪她,可能是她不小心碰到的。】

白莲花女主趴在越郁怀里嘤嘤,上演经典的栽赃陷害。

【本来就不关她事,是有的人非要犯贱撞过来。】

我慢悠悠的说道,随后又指了指摄像头,恶趣味上头。

【不如我们查一查监控如何。】

我这提议一出,白幽幽身子就僵硬了,似乎都忘记这一茬。

紧张的揪住他衣服【越郁,我现在有点不舒服,你带我回去休息好不好。】

【哟,现在就知道不舒服了呀?之前那嚣张的气焰呢,伤害怕查监控真相败露?】

我不依不挠,就是来恶心这对狗男女。

【关你屁事,你只不过是一条狗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WC!

这他妈是男主人该说的话?!

就在我气得快要爆发时,鹿凌打开一瓶矿泉水冷不伶仃的浇到他们身上。

这操作,所有人都惊呆的瞪大眼睛,包括我。

【请你尊重我的朋友,谢谢。】

【鹿凌,你倒是好样的!】

越郁被眼前一幕气笑了,觉得她疯了。

我哪敢在这呆着,招呼老板把这西装买了,就屁颠屁颠拉着人跑了。

坐进限量版的劳斯莱斯中,鹿凌就趴在我身上哭了。

【呜呜呜……林林怎么办,越郁本来就讨厌我了,现在肯定恨死我了,跟他肯定没可能了。】

我安抚性的拍打着她肩膀

肯定是没有可能的啊~

就是有可能自己也不允许,因为自己要给她换对象。

3,作为尽职尽责的小跟班,自然是要为主子费心费力,例如帮助她远离渣男,找到真爱。

上次鹿凌为了我得罪越郁,已经郁郁寡欢一个星期了,富婆不高兴,自己就没福利,我当然是不干拉。

走出一段感情最快的办法是什么?

那当然是重新再找一个啊!

【林林,我不想去酒吧玩。】

鹿凌像只白兔般趴在我肩膀上拒绝。

那怎么行,不去怎么遇到反派大佬?

【可是最近高考压力大,我想去玩。】我眼巴巴盯着她看,好不可怜。

鹿凌皱眉,抿嘴,最后妥协。

被我拉着去酒吧,但富婆就是富婆,随手一挥【给我安排最贵包厢,找十个男优。】

我【……】

卧槽了!

这种闺蜜富婆谁不着迷,这他妈是我的神啊!

【林林,你是喜欢这酒吧吗?要不我买下来送你?】

【?】

真的咩?

我见识短没眼界,真的可以吗?

果然,都没有等我点头,她就一电话过去,又对我说【等下合同就会送过来,你签字就好了。】

我几乎要哭出声来,人和人差距是不一样的。

虽说很感动,但我也没忘记任务,寻找反派大佬怵离。

这人不仅多财多亿`权力滔天.性格更是温润如玉公子,最重要的是他并未对女主动过心!

【小鹿,我们去跳舞吧。】

我瞥见怵离的位置,算盘疯狂拨着。

我带着鹿凌有意无意的靠近怵离的位置,想到时候顺势将鹿凌推倒他怀里,促进他两感情发展。

想象多美好,现实就多反骨!

最后我没把鹿凌推出去,反而被一群大汉撞飞出去,正好趴在怵离怀里。

我盯着这男人绝美的五官愣住,脑子空白。

这怎么和计划不一样?

怵离冷冽的眉眼划过厌恶,一手掌把我掀开。

我就又坐在地上,疼的差点骂娘。

【你有病?干嘛推我朋友?】

我都没发脾气,鹿凌就对着怵离冷呵出声,如女皇般气场散开。

【她是你朋友,和我什么事?】

怵离不禁冷笑,慵懒撑着下颚骨,绕有兴趣盯着鹿凌看。

【道歉。】

鹿凌大小姐脾气也藏不住。

【凭什么?】

【如果你想站着走出去。】

鹿凌霸气一挥手,身后就走出几个大汉,个个肌肉发达。

农村人进村的我呆若木鸡。

这么嚣张真的好吗?

呜呜呜呜……男人什么的都是废物!

闺蜜才是最终的神!

怵离也没想到是以这场面进行,脸色都是阴霾。

【这是要勾起我兴趣?】

鹿凌翻白眼,什么男人那么普信,她是要给林林出头罢了。

这发展不对劲,我连忙拉住鹿凌【我没事。】

【什么没事,他必须道歉!你不能被男人不值钱颜值给骗了!】

鹿凌气的给我一顿说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而且,你如果喜欢,我现在可以把他绑了送你房间。】

我【?】

4.这发展是我没想到的,这对自己也太宠了吧。

怵离脸黑的想杀人,未曾想自己会被如此冒犯,阴森森的盯着我,恨不得将我抽筋拔骨。

我寒毛四起,像是被毒蛇给盯上的不舒服。

【你们觉得这几分垃圾就可以收拾我?】

怵离讥讽声刚落下,身后也多了一群黑衣人和我们的人打在了一起,这场面别提多混乱了。

鹿凌怕我受伤,把我护在身后,而怵离步步紧逼,修长的手掐住鹿凌的下巴。

【看明白这是谁的地盘了吗?】

可惜,他这逼都没有装完,我就抓住怵离的手臂一用力,帅气来了个标准过肩摔,还顺势将他压在身下擒拿,右手拿刀比在他脖子上。

混乱的现场一下子被我镇住了,个个停下动作紧张的盯着我看,谁都没有想到我这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可以扳倒一米八几大男人,也生怕我把怵离给嘎了。

鹿凌眼睛崇拜的光都要冒出来了,如同迷妹的盯着我看。

我前世可是习武的,就是和特种兵比试也不会落下下风,抓个人不是轻轻松松?

怵离俊俏的脸庞阴霾黑的可以滴水。

【兄弟,惹我可以,但不能碰我的人啊。】

我痞里痞气的说道。

歪着头,露出邪恶的笑容【来吧,和我姐妹道歉。】

怵离薄唇抿紧【休想。】

我无语的点了他痛穴,疼的他额头冒冷汗,却还是不吱声。

这真的是倔!

就在我左右为难时,警察也到了,我立马趁着混乱拉住鹿凌跑了。

跑时,还瞥见男人眼底那抹幽冷的偏执。

【哇,林林,你什么时候那么厉害了,一下子把那渣渣甩在地上!】

鹿凌已经完成变成了我迷妹,而我却是一脸复杂瘫在沙发上。

自己就想给闺蜜找新对象咋就那么难?

【鹿凌,你觉得那男人怎么样?】

我抱着一丝希望。

【他?除了长得好看点,还有什么好吗?】鹿凌眉头皱起,冷哼,他可是动林林的人。

我绝望闭上眼睛,搞砸了。

【林林,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他吧。】

鹿凌突然一些不开心的盯着我看。

【?】

我茫然该如何接话。

鹿凌咬着薄唇,赌气的起身走了。

我又傻了,好几天都在哄着小祖宗,就在自己差点嘎掉时终于哄好了,也恰好到了学校举办的舞会。

按照剧情发展,越郁冷落了鹿凌,鹿凌不甘心所以故意在舞会上刁难孤立女主,男主关键时刻出来救场,打了鹿凌的脸,回去后还将她的婚事退掉,随后又恶意打压鹿氏,也就那时候起,鹿凌一直走下坡路,直至被人所害。

我呵呵一笑,有我在,谁都不能碰我闺蜜一根寒毛!

鹿凌虽是穿着简素的礼服,但这修长的大长腿,苗条的身材,倾城倾国的颜值也是艳压群芳。

不少男人的眼珠子都掉在她身上,不少人过来搭讪都被拒绝。

鹿凌挽着我的手臂,脸色清冷,【不了,我有林林了。】

那些被拒绝的男人恨不得杀了我,好似我抢走他们女神。

面对男人一脸清冷,对我却是面带甜笑【林林,这个蛋糕很好吃,给你。】

说着又挖了一口塞我嘴里。

5.悠闲没多久,门口就又传来一阵阵惊叹的声音。

我和鹿凌望去,是白幽幽,她身穿华丽精致的白色礼服,加上她精致小乔的脸蛋显得更加可爱。

好看是好看,但这礼服却是有点不合身,对她来说还是大了,根本裹不住胸口。

因为这礼服根本不是她的,而是鹿凌为自己设计的专属礼服,只不过她嫌弃过于华丽也没穿,可没想到这衣服居然在她身上穿着。

鹿凌脸色难看,皱起眉头,她衣服为什么会在自己讨厌人身上。

【你这礼服怎么来的?】

鹿凌打断了众人对白幽幽的追捧和赞美,毫不留情的质问。

白幽幽楚楚可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是越郁送我的。】

鹿凌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被羞辱的情绪溢上头,越郁居然把自己的东西擅自送给她人!

到底把自己当做什么了。

【脱下来。】心高气傲的鹿凌容不得自己被如此糟蹋。

白幽幽说哭就哭【你们是不是太欺负人了,凭什么要刁难我,就是因为你和越郁青梅竹马但他不喜欢你,所以你故意针对我吗?!】

众人一听,众人都是看戏的状态,不少落井下石之人【鹿凌,你这就过分了吧,人家又没有做什么,越郁不喜欢你,是你没本事,怎么还要去针对白幽幽啊。】

【是啊,大家都知道越郁喜欢白幽幽,你就别嫉妒人家了。】

一瞬间,鹿凌就成了千古罪人,所有人都在谴责她。

鹿凌娇生惯养那么多年,哪里受过这委屈,想直接认下罪名也要收拾白幽幽。

【啧,那越郁还真的是下头啊,拿别人东西送礼。】

我将气在头上鹿凌拉怀里,轻抚【别怕,有我。】

鹿凌委屈嘟嘴,听话的躲在我身后。

【你什么意思,你说我可以,但不能说越郁!】

白幽幽有些急了。

我不屑翻白眼,勾唇【怎么不能说了,谁不知道你现在穿的礼服是鹿凌当初参加国际服装展亲手设计的?】

【这件礼服甚至在服装展拿下第一名,后被陆樾父母借去做店面招牌,现在没有鹿凌的准许,陆樾凭什么送你?】

【怪不得我看的那么眼熟,原来是鹿凌设计的礼服啊。】

【真不要脸,居然没经过人家主人允许就偷穿也就算了,居然还当着人家面穿。】

短短几句,就扭转了局面,所有矛盾点全部指向白幽幽,如同过街老鼠。

白幽幽没想到还有这茬,顿时脸色苍白,揪着礼服都要揪烂了。

【我不知道……】

【当然,我们不会怪你,但,我们需要越郁亲自向鹿凌道歉。】

我打断她的茶言茶语,冷酷的说道。

【我脱下来就是了。】

我噗嗤一笑,那能让她这般离开【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而是关于我家宝宝利用问题了,这事不会那么简单结束。】

她之所以那么慌张,是因为这礼服是她偷着穿来的,根本没有经过越郁允许!

5,越郁赶来时就发现自己爱的女人被刁难,黑着脸冲了上来护住楚楚可怜的白幽幽,恶狠狠的盯着鹿凌。

【你又想对白幽幽做什么?】

鹿凌心再次被刺激到,咬住薄唇红了眼眶,明明自己才是他的未婚妻,为什么总是护着其他女人,自己要算得了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要你解释啊。】

我不屑冷笑,【鹿凌专属的礼服为什么会在她身上?】

越郁脸色一变,意识到什么看向白幽幽的着装,确实是鹿凌的专属礼服。

一瞬间越郁喉咙都有些发涩,语气带血恼怒【你怎么穿这衣服?我不是说过除了这件衣服都可以吗?!】

越郁从来没有这样对自己发过脾气,白幽幽害怕的缩起脖子,咬着薄唇,【我就是喜欢嘛,而且,我穿的刚刚合适,也不知道是她设计的啊……】

越郁虽是喜欢白幽幽,但她这行为也确确实实踩到他雷点上,心里一顿膈应,但为了面子又不得不给她收拾烂摊子。

【就是一件衣服,穿一次又不会怎么样。】

鹿凌气红了眼眶,手紧紧握住颤抖,就一件衣服?

这衣服是自己劳累了三个月才设计好的,这三月里自己都差点入院他也不是不知道,他怎么敢说就一件衣服!

越郁望着鹿凌红润的眼眶眼眸划过不忍,但又被怀里的人儿拉回思绪。

我静静的看着漫不经心的打哈欠,就是要她对这渣男死心。

鹿凌深吸一口气,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眼眸光逐渐变得犀利【就算是一件衣服也是专属我的,没经过我允许就是盗窃,所以我现在起诉她也是合理的。】

越郁黑料皱眉,心底那抹不忍顿时消失不见。【你能不能不要无理取闹,只不过是件衣服,大不了我买下来,为什么一定要那么小气刁难她。】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更何况鹿凌如同无助的小鹿愣在原地,像是被全世界抛弃。

啪!

清脆的巴掌声。

众人倒吸一口气,用着惊愕的眼神盯着我。

我面无表情的甩了甩手,看着被我打偏的越郁心情大好。

【小鹿,有纸吗?脏了,我想擦手。】

鹿凌又惊又愣给我拿了纸巾。

【你敢打我?】

反应过来的越郁几乎要把后牙槽咬碎,猩红的眼睛死盯着我。

【替我闺蜜打渣男有问题吗?】

我无辜摆手,似笑非笑。

【你说我?】越郁更气了。

【要不然呢,你以为你不是?有未婚妻还去勾搭其他女人,甚至为了其他女人来欺负自己未婚妻,你这行为就是放在古代都不敢如此光明正大,毕竟小三、小妾在哪可是见不得光的。】

白幽幽被我说的脸色一会白一会青,感觉所有人厌恶的眼神都在自己身上,侮辱性极强。

【白幽幽才不是小三!】

【哦,你也知道我指的是谁啊,看样子还算是心知肚明啊。】

这话落下,众人哄堂大笑,个个都用讥讽的眼神盯着这对男女。

【你不说我都忘了,越郁可是鹿凌的未婚夫,现在却为了小三欺负未婚妻,啧啧啧……】

【是啊,就是他不喜欢鹿凌又怎么样,至少你和白幽幽在一起倒是解除婚约啊,怪不得鹿凌会针对白幽幽,是我啊,早已经找人弄死了。】

【我和越郁是真爱的,谁都不可以质疑我们!】

白幽幽说出了经典的毁三观的话语。

6、

【如果是真爱就可以不知廉耻,这世间小三肮脏的爱都可以称作真爱,那是不是都没有错。】

我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们看,勾起冷笑,冷冽的气场散开,似死神般降临,压的众人倒吸一口气,连同越郁也比不过。

【人之所以和动物不同,就是懂得礼义廉耻,难道你连畜生都不如?】

我句句扎心,眼眸寒落着冷意。

【当了婊子还立牌坊不好吧。】

我已经堵死他们所有的路,他们就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众人对他们之间所谓真爱厌恶不已。

鹿凌静静的望了我好久,薄唇张了张又闭上没说话,但眼睛的决绝却更加坚定。

【越郁,这事我希望你能给我合理解释,否则,我将会上诉。】

【你疯了吗,为了这点小事?】

【嗯,就因为这点小事。】

鹿凌望着他那俊俏的脸庞特别冷静【你既然那么喜欢她,那我就成全你们吧,我会和伯父伯母说退婚。】

那刻,越郁的脸色就变了,眼珠子忍不住颤抖,望着她那决绝的眼珠子有些恐惧,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他手上流逝。

嗓音有些发涩【你认真的?】

鹿凌将手上的手链摘下,那是越郁十年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还曾经信誓旦旦和自己说要娶自己,现在都是笑话。

越郁见她把手链摘下,眼眶都不由猩红,死盯着她,薄唇下意识的微张,心脏突然如刺般疼。

【嗯,我累了。】

鹿凌美艳的小脸露出了释怀,突然拉住我的手,笑的很甜。

【我不会纠缠你了,也不会在刁难白幽幽了,所以请你们幸福,但希望这事能给我合理处理,否则我不会善罢甘休。】

我心底一片欣慰,嗯嗯~这才对,要什么男人,富婆独自美丽,包养自己就好了嘛~

越郁还想问什么,但鹿凌却拉着我去跳舞,笑的很甜,我无法拒绝【林林,我今天没舞伴,你陪我好不好。】

我比鹿凌高差不多一个头,她站在我身边都显得额外的娇小,我拢着她细腰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她清香的发丝划过我脸蛋,望着她好看的脸庞跳好像慢了一拍。

7、鹿凌成功的去和越郁退婚了,不管越郁父母都反对,她的坚决的要退婚。

鹿凌父母也不是善茬,那能让自己女儿受委屈,扔下当初的聘礼也就断绝了两家关系。

鹿凌退婚后,白幽幽日子可不好过,越郁父母自然不能接受自己如此优秀的儿子娶个没钱没势的傻白甜。

用着家族势力一直压迫越郁,也多亏是男主凭借自己聪明才智撑住三个月,若是其他富二代早已经妥协了。

白幽幽在学校的名声也是一落千丈,之前大家都觉得她是积极向上的三好学生,一听到她光明正大做小三后顿时反转各种黑料爆出。

例如她之前为了买名牌包包,曾经去陪老男人喝过酒。

又或则是为了奖学金暗地里陷害同学,这些当然也不知道是真实事实还是谣言,但她的日子定然不好过。

相对他们地狱的生活,我就显得额外轻松快活。

基本都是被鹿凌包养,随随便便就是跑车,房子送来。

甚至就是她父母都要给我送公司当谢礼,感谢让他们女儿清醒!

我嘴角抽搐,有钱人的世界实在是太离谱了,离谱到自己都无法接受。

这梦境般生活实在是太幸福了!

果然还是做恶毒女配的人比较幸福,虽说过的很舒坦,但还是没忘记给鹿凌牵红线。

我自始至终都是穿书人,说不定那天就穿回去了,没了我庇护,那自然要给她找靠谱的靠山才是。

最好的人选便是怵离,但上次的意外发生导致两人关系极致恶化,确实让我头疼,想办法让他们再次相遇才是。

【林林,我给你买了爱马仕新款包包,你喜不喜欢?】

鹿凌不知何时来了,软乎乎扑过来窝在我怀里,模样确实不受越郁影响。

我摸着她柔软的头发,轻笑【喜欢,不过不需要买了,太多了。】

【不喜欢吗?】鹿凌眨眼睛有些委屈。

【不是……】

我好像是生病了,心脏又慢半拍跳动了。

不管我怎么说,她总是喜欢看到啥就买下来送给我。

我也无可奈何,疯狂的找机会让她和怵离接近。

最终,老天不负有心人,再一次商业聚会里遇到了怵离。

而我则是被鹿凌带过去见世面,仅凭鹿凌高贵的身份,众多大佬对我态度也算是恭敬,一直笑眯眯的夸我。

因为他们发现,他们越夸我鹿凌越开心,那他们合作可能性也就越大。

我対这聚会不感兴趣,还不如找找怵离,果然我在高处看到了他,而他则是一脸阴森的盯着我,若眼神可以杀人,我早已经死了。

我尴尬一笑,但也坦然走上楼,途中还被拦住【抱歉,小姐,你身份不允许进入这层。】

【放她进来。】

怵离冷的道。

【好久不见。】

我打了个招呼。

怵离眼眸又暗了几度,脖子隐约一些疼。

【你是真的不怕死。】

【不打不相识嘛,你这不是没事吗?】我痞里痞气的靠在沙发上,笑眯眯道。

我知道这男人很危险,像极潜伏在黑夜里野狼,血腥、暴力、残忍,但也是这样才能护得住她。

怵离没理会我的嬉皮笑脸,而是直白询问我目的。

【我想让你和我姐妹认识。】

我放下酒杯,认真道。

8、

怵离手轻敲着桌子【你要戳合我们?】

我点了头,肯定了他答案。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同意,我身边不缺女人。】

我呵的一笑,随后起身【哦,那就算了。】

确实,他身边不缺女人,但他缺的是可以和他势均力敌的女人,而鹿凌的才华和背景是最好的选择。

但他既然非要犯贱拒绝,那自己也不奉陪。

怵离的脸黑的如同碳,活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不给面子。

【你就不怕惹毛我,被扔进海里喂鱼?】

我动作一顿,疑惑的看着他,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慵懒的摆手【嗯,不怕。】

怵离盯着我脸色阴沉,他调查过这女人的身份,不过是鹿凌身边的舔狗小跟班,背景更是没有,哪来胆子敢与他抗衡。

【林林,你怎么跑来这了。】

鹿凌出现拉住我,又皱着眉头看着怵离,情绪惹上怒火。

【你又想欺负林林?】

怵离收回视线,冷呵一声【我没这闲工夫,是她要来的。】

谈判既然失败也无需停留,拉着鹿凌便离开了。

【你为什么又去找那男人他不是善茬,别靠近他。】

鹿凌语重心长。

我尴尬一笑【我觉得他还不错。】

鹿凌好看的眼睛又有些湿润【就真的那么喜欢他吗?】

【我没喜欢他啊。】

我有些不知所以,自己怎么可能喜欢怵离,自始至终都是给她找后路罢了。

鹿凌灰暗眼睛突然一亮,【你喜欢我就好了,我可以养你,想要怎么都可以。】

说着又将我拉到五星级酒店,却意外的碰见了白幽幽,一身工作服端着菜盘子,见到我们如同见到杀父仇人。

我也没晓得会遇到她,但鹿凌与越郁断了关系,她对我来说只不过是路人,不必多花心思去理会。

本身她把菜放下就可以走的,却偏偏一直停那,用那阴森的眼神盯着鹿凌。

我皱起眉头,顿觉不对劲,刚想喊鹿凌走开,便看见她端着滚烫的汤向鹿凌泼来。

我冲上去将鹿凌护在怀里,因为穿的是礼服没多余遮挡,背后密密麻麻的撕裂感,疼的我差点没背过去。

鹿凌惊恐瞪大眼眸,手颤抖的将我抱住:【打120,快!】

白幽幽早被控制住,嘴里嘶吼着【鹿凌,我恨你,不是你我也不会和越郁这样,都怪你!】

一直温柔如雅鹿凌猩红了眼眶,揪着她头发,狠的来了几巴掌打的白幽幽脑子发昏。

阴冷的嗓音带着冷意【你最好祈祷林林没事,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白幽幽不屑一顾,有些底气和诡异坚定的说,【我不会死的,你们才会。】

9、

送到医院,医生手忙脚乱处理伤口,用于烫伤实在是严重,我也是奄奄一息的趴在床上,鹿凌担心又心疼给我递葡萄。

【对不起,林林,如果不是你也不会受伤了。】

这是啥话,为主子服务可是自己本分,要不然也对不起她给自己送的那些钱。

只好忍着疼痛哄着她,屋子内突然出现了消失三个月的越郁,之前俊俏的脸庞现在显得额外憔悴和虚弱,眼睛底下更是青色,看样子这几个月过得不好。

鹿凌见到越郁,眼眸冷的像冰山,【你来做什么。】

越郁喉咙有些发干重庆立人职业技术学校,语气带着祈求【你能不能放过白幽幽。】



上一篇:重庆立人职业技术学校 第二届国际心理咨询与治疗高峰会在武汉举办    下一篇:重庆立人职业技术学校 康震新节目表现迥异,《诗词大会》之外别样风采